每日最新更新 
热点关注:
台湾军事演习启动 |  华核潜艇追踪美航母 |  解放军战机演习 |  美X-47B成功起飞 |  印度军界性丑闻 |  歼-20战机发射猛图
美特种兵退役后找不到工作转行做国际职业杀手
来源:环球网 更新时间:2014-12-24 10:10

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2月22日报道,泰国警方的一支精锐突击部队突然降临到观光胜地普吉岛的班苏庄园(Baan Suan)。这是一片种着棕榈树的住宅群,紧邻一座高尔夫球场。警察的任务是抓捕身在34号别墅的美国人约瑟夫·亨特(Joseph Hunter)。身为退役军人的亨特因被执法官员指其新工作是职业杀手,而被美国政府通缉。

不到三天后,接受过特种部队训练的前陆军狙击手亨特就被带上镣铐,登上了飞往纽约的飞机。在那里,亨特正式被控在海外管理着一支职业杀手队伍。执法官员称,为了获取80万美元(约合500万元人民币)的酬金,这支队伍密谋杀害一名联邦禁毒探员和贩毒行业内部的一名线人。他们以为,买凶的人属于哥伦比亚的一个贩毒团伙。

亨特绰号“兰博”(Rambo)。针对他的这起案件,似乎取材于最新的动作大片。计划实施罪行的地方为利比里亚,而且根据美国禁毒署(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的说法,计划颇为周密。职业杀手们要求雇主提供高级乳胶面罩,以便让自己看上去像是属于另一个种族。同时,他们还密谋事成后乘坐私人包机出逃。更令人震惊的意外是——至少在这些杀手看来——他们以为是来自贩毒团伙的雇主,实际上是故布陷阱的禁毒署探员。

有关杀人图谋的情节可能难以反驳,因为亨特及其团队密谋杀人的内容被录成了音频和视频资料。

不过,事情可能比法庭文件披露出的内容更复杂一些。亨特的家人和律师——以及两名联邦探员,其中一名在岗,一名已退休——表示,向当局透露亨特行踪的是其曾经的老板保罗·勒卢(Paul Le Roux)。勒卢是一名神秘的南非人,精明圆滑。直到前不久,他还是世界上最不为人知却又最成功的逃犯之一。

“勒卢是个坏蛋,大坏蛋,”这名探员称。“他是升级版的维克多·布特(Viktor Bout,臭名昭著的非法军火商)。”此人要求不具名,因为他说,勒卢与当局的合作属于机密性质。

由于勒卢被指牵涉其中,可能会让针对49岁的亨特的这桩案件变得复杂起来。因为有视频和音频作为证据,禁毒署本希望这是一起一目了然的案件。亨特的律师马尔龙·柯顿称他的当事人被下了套:如果政府没有听从勒卢的提示,给他设下圈套,那么他就永远不会从退役军人中招募那队人马。但检方称,亨特在音频和视频中夸口自己在菲律宾杀过两个人,时间早在策划此次谋杀计划之前。这可能会让被告以钓鱼执法为由的辩护变得复杂起来。

记者试图找到勒卢的一名代理律师,但未能成功。联邦记录中没有涉及勒卢被捕或被指与执法部门合作的公开信息。亨特案的法庭公开文件中也没有提到他,但文件指出,有许多文档目前处于密封状态。

即使是在勒卢据称成为政府的线人之前,亨特的经历已经是一个关于军人和雇佣兵的情节曲折、令人着迷的跨国故事。多少有些出人意料的是,故事是从肯塔基州的欧文斯伯勒开始的。欧文斯伯勒是一个烟草制品生产中心,距离路易维尔有两个小时路程,亨特在那里长大,并在2004年年中退役后又回到了家乡。

与许多老兵一样,亨特在回家之后痛苦地发现,很难找到一份自己喜欢又能用上从军20年来所获技能的文职工作。

“他很不开心,充满挫败感,到了让人难以置信的程度,”他的妹妹凯伦·亚当斯(Karen Adams)说。亚当斯目前仍居住在欧文斯伯勒。她回忆道,哥哥曾试图寻找一份警察或者联邦法警的工作,但都遭到了拒绝,因为他那时候已38岁,被认为年龄太大,虽然举重和武术训练让他保持了良好的身体状况。

亚当斯说,2005年,亨特不情愿地接受了在青河惩教中心(Green River Correctional Complex)辅导犯人的工作。这是一所县级监狱,距离欧文斯伯勒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她说,哥哥讨厌这份工作,单调乏味,环境闭塞,因此只做了15个月。

她还表示,为了获得一份收入,并找回在战场中的那份激情,亨特做回了自己最熟悉的工作,加入了私人安保公司DynCorp International。按照亚当斯女士的说法,DynCorp派他到伊拉克采集企业员工的指纹和DNA样本。两年后,他在伊拉克加入了另一家公司Triple Canopy,负责保护美国使馆的工作人员。

亨特的妹妹称,2009年,当亨特在外包安保这个充满男性气概的紧密圈子如鱼得水的时候,另一名雇佣兵把他介绍给了富于个人魅力的商人保罗·勒卢。她说,勒卢立刻给了哥哥一份工作。

接下来的三年里,亨特奔走于世界各地。亚当斯说,在此期间,亨特曾陪同勒卢到巴西、刚果共和国、马里和菲律宾出差。他赚了不少钱,令人眼热的新工作似乎让熟人都刮目相看,但或许也有点疑惑。

“他只是告诉我,他在游艇上保护某个大富翁,在非洲四处巡游,”同样是来自欧文斯伯勒的陆军退伍老兵、亨特相识时间最长的朋友之一比尔·博伊德(Bill Boyd)说。“那个人应该是从事大宗商品交易的,乔是他的保镖。”

然而据联邦探员称,勒卢的买卖远不仅限于大宗商品。探员证实勒卢是一个处方药非法项目的背后主脑,其源头在明尼苏达州和巴西,在那里有受雇于他的医生提供止痛药,而后在互联网上销售。勒卢的名字没有出现在案卷中,他也没有受到指控,但两名探员承认他是一个未起诉的同谋,他提供的信息促成了11人被诉。

其他一些机构也盯上了据信现年40来岁的勒卢。2011年7月,联合国指控他违反索马里武器禁运规定,斥资300万美元——其中将近100万美元用于支付武装分子薪酬——从事违禁活动,并称他的一名合伙人参与了在临近埃塞俄比亚边境的一处秘密园地种植致幻植物的活动。

“勒卢的生意做得很大,”现居菲律宾的安全承包商拉克兰·麦康奈尔(Lachlan McConnell)说,他因参与止痛药一案而面临指控。“他在马尼拉、香港、哥伦比亚、非洲、巴西都有业务。枪、黄金、药物,什么都有。大买卖,非常大。”

亨特对老板的经营项目有多少了解尚不得而知,但他自己曾向法庭认可的一名心理学家透露,他相信保罗·勒卢不是个合法的商人。亨特说勒卢在2009年夏天派他去守卫一艘商船——乌夫克船长号(M/V Captain Ufuk),船的任务本应是向菲律宾运送商业货柜。

但等亨特上船后,“他得知要去拿武器,因此开始怀疑自己卷入了一场非法活动,”心理评估报告中说。报告还提到,他在船被菲律宾海岸卫队扣留之前离开了那艘船。船上发现藏有突击步枪,马尼拉官方对多人提出指控,其中包括马尼拉一家公司的几名员工,联合国称那家公司是由勒卢经营的。

据菲律宾司法部的一则在线通告,该船船长劳伦斯·约翰·伯恩(Lawrence John Burne)上周因为与枪支运输相关的逃税罪行被缺席审判——他已经弃保潜逃。该案中还有多名被告面临税务指控,这些人的案件尚未审结,其中包括一名在法庭案卷中称作约翰·保罗·勒劳(John Paul Le Raux)的南非公民。

他的朋友博伊德回忆道,“乔吓坏了。”但他的律师透露,他又担心如果不干,就会有性命之忧。评估报告称,亨特“开始怀疑,由于是他在租房子,给勒卢的公司办理商业执照,他已经进了圈套,一旦非法武器贩运活动败露,‘背黑锅的’可能是他。”

联邦探员称,2012年9月,勒卢在利比里亚的一次秘密行动中被捕,随即由禁毒署收押。

四个月后,禁毒署派出两名卧底探员伪装成某哥伦比亚贩毒集团的成员,前往泰国和亨特见面,从此亨特自己也陷入了麻烦。

亨特案的起诉书显示,两名假扮的贩毒集团成员邀请他担任他们的“安全主管”,并要求他组建一支精干的团队。起诉书称,到3月初,亨特已经通过互联网组建起了团队:28岁的丹尼斯·戈吉尔(Dennis Gogel)、30岁的迈克尔·菲尔特(Michael Filter),两人都曾在德国武装部队服役;41岁的波兰老兵斯拉沃米尔·索布尔斯基(Slawomir Soborski);43岁的蒂莫西·凡伐基亚斯(Timothy Vamvakias),他曾在美国陆军服役。

这些人都已经提出无罪抗辩,包括亨特。

卧底探员先是给新招募的团队分配了监视和安保任务,而后在2013年5月向他们提供了一份被他们称为“奖励任务”的工作——受雇杀死一名禁毒署探员和一名惹麻烦的线人。“他们会办好这两件事的,”起诉书引述亨特的一封邮件称。“他们只是需要好的工具。”

他们就这桩暗杀行动进行一次头脑风暴;起诉书中称,戈吉尔和凡伐基亚斯提议用“机枪、氰化物或榴弹”。到了仲夏,亨特还通过电子邮件向两名探员列出了想要的军用装备:两支配备消音器的轻机枪(他要求“小一点的”),两把点22口径手枪(“这些是必须的”)和一支带瞄准镜的点308口径步枪。

8月末,他们决定让戈吉尔和凡伐基亚斯来执行暗杀任务。他们获得了两份利比里亚签证,亨特写信给他的雇主说,他的人将于9月25日抵达非洲。

等他们在目的地着陆时,亨特已经被捕了。

面临终身监禁的亨特,今年夏天在曼哈顿一个联邦地区法庭的进度讨论会上露面。他面颊凹陷,手腕和脚踝被一根锁链锁在一起。

他的律师柯顿最近刚结束菲律宾和非洲之行归来,他在那里搜集了有关勒卢的信息。他说他收获不多,而且也没有多少时间做更多搜集。

亨特定于3月9日受审。有个人不太可能出席:保罗·勒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