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更新 
热点关注:
台湾军事演习启动 |  华核潜艇追踪美航母 |  解放军战机演习 |  美X-47B成功起飞 |  印度军界性丑闻 |  歼-20战机发射猛图
一位德国作家在ISIS的10天:他们想征服全世界
来源:新锐军事综合 更新时间:2014-12-24 14:40

一位德国作家在ISIS的10天:他们想征服全世界

74岁的德国作家托登霍弗深入“伊斯兰国”与该组织进行了面对面接触和对话。在他看来,ISIS比西方领导人所了解的要更强大、更危险,他们正准备进行一场全球前所未有的宗教清洗,想要征服全世界。

74岁的德国作家托登霍弗(Jürgen Todenhöfer)深入“伊斯兰国”(ISIS),走近ISIS武装人员,并与该组织的高级成员进行了接触和面对面的会话。他说,ISIS想要征服全世界。

在走访ISIS大本营拉卡以及被其占领的叙利亚城市代尔祖尔和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后,归来的托登霍弗在接受CNN专访时说:“我认为ISIS比西方领导人所了解的还要危险得多。他们坚信自己为之奋战的理念,并正在准备进行一场全世界前所未有的宗教清洗运动。”

托登霍弗此前早已声名远播,他曾与包括基地组织和塔利班在内的极端组织展开过交流和对话。尽管他在Facebook上将自己描述为一位前政客、媒体经理人和宣传人员,并未提到记者经历,但很多媒体已经把他渲染为与ISIS对话并成功幸存的“首位西方记者”。

据CNN报道,ISIS的几名头目和战士告诉托登霍弗,今年6月,仅仅300名ISIS战士用四天的时间就击溃了2万伊拉克政府军,拿下了摩苏尔。一名年轻的武装人员对托登霍弗说:“我们猛攻他们的前沿阵地,也动用了自杀式袭击。其他守军很快就逃跑了。我们为安拉真主而战,而他们打仗则是为了钱和其他那些他们并不真正相信的东西。”

托登霍弗说,摩苏尔目前大约有5,000名ISIS武装人员,但散布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据英国《独立报》报道,托登霍弗说,如果美国想炸到他们,“就必须把整个摩苏尔夷为平地”,而这也是西方干预或是空中打击无法对ISIS奏效的原因。

在ISIS控制区,托登霍弗找到一位代表ISIS领导层讲话的德国籍武装人员。在向欧美发出警告后,此人对托登霍弗说:“有一天我们将征服欧洲。这不是能不能的问题,只是时间问题。这很确定。对我们来说,没有国界的概念,只有前线。”

他说:“我们的扩张将持续进行。欧洲人需要知道,我们到那里时将不会采用友好的方式。我们会拿着武器。那些不转信伊斯兰教或是不缴纳伊斯兰税的人都将被处死。”

当托登霍弗问到“假如1.5亿什叶派穆斯林不转化,该怎么办”时,他回答说:“不管1.5亿、2亿还是5亿,对我们来说都没关系。我们会把他们杀光。”

在被问及奴隶制度和割首处决时,这名武装人员称:“我要说,奴隶制对我们有很大的帮助。我们会继续施行奴隶制和割首处决的方式,这些是我们信仰的一部分。很多奴隶在皈依伊斯兰教后获得了自由。”

这名武装人员还把西方记者和救援人员被割首归咎于美国的政策。他说:“人们真该想想弗利(James Foley)的事。他被杀并不是因为我们开启了战斗,而是因为他那无知的政府没有给他任何帮助。”

《独立报》援引德国网站Der tz的报道称,托登霍弗在班加西时就住在弗利住过的饭店。他说:“当然,我也看过那段残忍的视频。怎样才能避免(同样的命运),是我在沟通交涉过程中的主要担忧之一。”

托登霍弗在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网站juergentodenhoefer.de上发布的一篇题为《我在“伊斯兰国”的10天》(My 10 Days in the "Islamic State")的文章中写到,ISIS知道他曾在Facebook和德国媒体上对该组织进行过数次严厉抨击,因此,他从未低估这趟旅行的风险。

在托登霍弗看来,ISIS比人们想象的要强大得多。他说,他们控制的面积“已超过英国”,他“从未在其他战乱地区见过如此近乎痴狂的热情”,“每天都有数以百计从全球各地自愿加入的战斗人员”。

托登霍弗对CNN说:“我不能理解他们眼中闪烁的炽热。他们感觉就像是自己来到了一片乐土,在为正确的东西而战。这些人并不傻。有人刚刚拿到法律学位,但拒绝了工作机会,来到这里。一些战士来自欧美,有人来自新泽西。你能想象一个住在新泽西的人大老远跑来为ISIS打仗吗?”

托登霍弗被允许在ISIS战士之间走动。他在Facebook上发布了一些ISIS武装人员手持据说为德国军火商赫克勒-科赫公司(Heckler & Koch)生产的MG3机枪的照片。他说:“有一天,这些德国制造的武器将调转枪口,瞄准我们自己。”

据《独立报》报道,回到德国后,托登霍弗在接受RTL电视采访时说,ISIS正努力打造一个功能齐备的国家。他说,他们甚至有“社会福利”和“学校系统”。而最让人担忧的是,ISIS武装分子坚信“所有赞成民主的宗教信仰都必须消亡”,那些不相信ISIS对《古兰经》的解释方式的人都将被处死。在其他宗教中,唯有“书中的人”——犹太教和基督教的教徒——将得到宽恕。

托登霍弗在《我在“伊斯兰国”的10天》一文中写到,这趟旅行并非是响应教皇方济各(Pope Francis)近来呼吁全球领导人与ISIS开启对话。他说,他这样做是因为在过去的50年中,自己从未关上与任何人对话的大门。

他说,在叙利亚,他的谈话对象既包括总统阿萨德,也包括基地组织;在阿富汗,他与总统卡尔扎伊以及塔利班领导人曾多次见面;伊拉克战争期间,他也同时与什叶派政府和逊尼派抵抗势力开展对话。

托登霍弗说,美国在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等国的干涉行动最终以灾难结局收场,就是因为美国没有与对手展开对话,完全不了解他们。他说,缺乏了解,决不能成为西方国家中东政策的可悲标志。

他写到:那些想要打败敌人的人,应该先好好去了解他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