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更新 
热点关注:
台湾军事演习启动 |  华核潜艇追踪美航母 |  解放军战机演习 |  美X-47B成功起飞 |  印度军界性丑闻 |  歼-20战机发射猛图
志愿军老兵一家五人赴朝鲜战场:在反细菌战中度春节
来源:快乐老人报 更新时间:2015-10-28 10:41

苏宠惠入朝前留影。

本文摘自:《快乐老人报》2015年10月15日15版,作者:苏宠惠,原题为:《一家五人奔赴朝鲜战场》

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在访朝期间,专程去祭扫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看到这则新闻,我很感慨。比起长眠异国他乡的战友,我是幸运的。

一家5人上朝鲜战场

我们兄弟姐妹6人,除大姐和两个年幼的小弟弟外,3个人参加了抗美援朝。

我和二姐苏群英于1951年1月响应抗美援朝号召参军,随部队入朝。二姐先后任志愿军54军第二医疗所司药、志愿军总医院药剂师;我先后任54军直属手术组见习军医、403团卫生连军医。哥哥苏宠慈,于同年4月参军,在志愿军政治部战俘管理所任英语翻译。加上两个姐夫,我们一家有5人在朝鲜战场:大姐夫庞一文,1950年入朝,在志愿军第16辎重团任文化教员;二姐夫胡国颐,1953年入朝,先后任54军军医、志愿军总医院传染科主任。幸运的是,我们在战争结束后都安然回国。

反细菌战中度春节

在朝鲜,经历了很多难忘的事。1953年2月,我们在鸭绿江口两侧布防。那天,我们正包饺子准备年夜饭,接到任务:130师阵地上发现疑似敌人投放的昆虫,令迅速查明。

我们带上干粮立即出发,连夜赶到最前沿的指挥所。营长李广正向我们介绍情况,炊事员端上罐头牛肉面,说:“今天是年三十,就吃这个吧!”饭后,通信员把我们带到前沿阵地。当地群众说,出太阳暖和的时候,有苍蝇在雪地上飞舞是常有的。为慎重起见,我们采集了能见到的昆虫,回到营部。这个春节,我们是在紧张的反细菌战中度过的。

离朝时被抬着到车站

1958年2月,周总理访问朝鲜时宣布,年内分批全部撤出志愿军部队。离开朝鲜前,我们卫生连敞开门诊,为缺医少药的朝鲜群众治病。半年内,我们诊治了上万病人。7月24日是部队启程的日子,驻地早就守候着送行的群众。我们走出营区时,一群女青年迎上来,给每人献上一束鲜花。紧接着,男青年把我们像英雄般一个个高抬起来,夹道欢送的群众向我们抛掷鲜花、欢呼口号,往口袋里塞水果或鸡蛋。他们一直把我们抬到一公里外的火车站。登车前,我们和送行的群众联欢,朝鲜女青年们边跳舞边流泪,依依不舍!

回到国内,路过天津时已是午夜。以学生为主的欢迎人群,早就等候在那里。他们送上鲜花、慰问信,以及小手绢、钢笔、笔记本等纪念品。一位漂亮的女大学生,还送给我她的玉照,并留下通信地址,诚心要和我交朋友,让我受宠若惊!(广西梧州苏宠惠82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