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更新 
热点关注:
台湾军事演习启动 |  华核潜艇追踪美航母 |  解放军战机演习 |  美X-47B成功起飞 |  印度军界性丑闻 |  歼-20战机发射猛图
希特勒如何把“进攻是最好的防御”变成最坏的防御
来源:军事文摘 更新时间:2015-12-15 16:46

本文摘自:《军事文摘》2007年第1期,作者:史墨,原题:《阿登战役:希特勒的“亡命赌博”》

阿登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军在西线阿登地域(比利时东南部)实施的进攻战役。1944年秋,盟军已从三面逼近德国本土(其中东线为苏联红军,西线和南线为以英、美为首的盟军),德军形势严峻,为扭转不利战局,希特勒决定集中兵力在西线发动一次使盟军猝不及防的攻势,夺回主动权。希特勒对阿登战役寄予了极大希望:“堪称本战区甚至可能是整个战争的决定性的转折点。”他甚至认为,“在西壁防线前面证明不可能的事(指打败西线盟军)通过从西壁防线内的进攻,将成为可能”。“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景致”,一名德国奥宁堡部队的士兵后来回忆说。他们以为能够重现4年前席卷英、法军队的情景,然而最终结果却是西线盟军踏上了直捣柏林之路。

1944年深秋,战争从东、西、南三面向德国本土逼近。一次大规模的战役计划从1944年9月底开始在德军最高统帅部秘密地策划。这个作战计划被命名为“莱茵河上值更”。主要内容是:集中优势兵力,迅速突破盟军防线,强渡马斯河,夺取盟军的主要补给港口安特卫普,把盟军一分为二,并制造第二个敦刻尔克,然后再转头来对付苏联。

希特勒选择的反攻地点就是4年半之前德军突破法军防线的那一个崎岖不平的阿登山区。这个地区是美第1集团军(司令员为霍奇斯1和美第3集团军(司令员为巴顿)的结合部,北侧由霍奇斯负责,南侧由巴顿负责,两个集团军之间大约85英里宽的防区由第l集团军所属的第5、第8两个军共6个师的兵力防守。希特勒认为该地区是“现有部队肯定能突破的地方……防线单薄,他们也不会料到我们会发起突袭。因此,充分利用敌人毫无防备的因素,在敌机不能起飞的气候下发起突然袭击,我们就能指望取得迅速突破”。希特勒决心要“不顾一切地推行这项计划”。

为实施这个计划,德国政府发布了关于建立“人民近卫军”的命令,应征年龄从16岁到60岁,很快就召募到大批新兵,在经过6至8周的短期训练后,调往西线,加入了攻击部队。12月初,德军共集结了25个师,其中有7个坦克师。右翼是“党卫军”第6集团军(司令是狄特里希上将),辖有第67军、“党卫军”第1装甲军、“党卫军”第2装甲军,共有4个装甲师、4个步兵师、1个伞兵师,大约有640辆坦克;中路是坦克第5集团军(司令是曼特菲尔上将),辖有第66军、第47装甲军、第58装甲军,辖有3个装甲师、4个步兵师,大约有320辆坦克;左翼是第7野战集团军(司令是布兰登堡),辖有第80军、第85军,共辖3个步兵师、1个伞兵师。其任务是负责掩护第5装甲军团的侧背,保障中央进攻。进攻集团计有官兵25万人,坦克和强击火炮900辆,飞机800架,火炮和追击炮2617门。

盟军在西线共计有87个师,其中25个装甲师。然而美、英军指挥部认为,阿登地域不适于进行大规模的进攻。因此,在宽115公里的地段上与法西斯德军集团对峙的只有第12集团军群(司令官为布雷德利)的美军第1集团军所属的5个师(83000人,242辆坦克,182门反坦克自行火炮和394门火炮),从而导致了战役初期的不利局面。

德军在进攻前组织了一支由党卫军特种部队及第150装甲旅两部分组成的,约2000名的会讲英语的突击队。突击队乘坐美军的吉普车深入盟军防线内部,他们分成小队到处切断电话线,倒转路标,使守军的预备队走错方向,挂上红布条表示路上埋有地雷,尽其所能地制造混乱。美军被这少数德国兵的活动扰得惊恐不安。为搜索这些德国小队,许多交通线不能通行,50万美军士兵只要在路上相遇就互相盘问,几百名士兵在答复问题时因使人感到怀疑而被拘捕,连身为集团军总司令的布雷德利也不例外。12月16日,德第66军的一名军官,在从军部驾车去前线时被俘。随身携带的几份该计划的作战命令落入美军手中,从而使美军及时作出了反应。

12月16日,德军在深雾的掩护下发起了进攻。密集的大炮对几乎所有的美军阵地猛轰,美军遭到突然袭击,损失很大,未能组织抵抗就纷纷退却。在中路,曼特菲尔的第5装甲集团军进展迅速,到17日,成功地用一个钳形攻势包围了美军第106师的两个团,并且迫使7000人以上投降,这是美军在欧洲战场上遭到的最严重失败。18日,曼特菲尔第5装甲集团军的先锋第47装甲军进抵公路交通枢纽巴斯托克。但第47装甲军只留下了第26人民掷弹兵师攻打巴斯托克,第2装甲师和装甲教导师却绕道前行,错过了不费力气占领巴斯托克的机会;右路进攻的狄特里希党卫军第6装甲集团军也抵达昂布莱夫河上的一个渡口,挺进约30英里。其先头纵队“派佩尔战斗队”抵达并占领了马斯河渡口。然而,这只纵队在斯塔佛洛市过夜时,对近在咫尺的存有250TY加仑汽油的美军的大燃料库及重要桥梁竟漠然视之,以致美军增援部队利用其设置障碍(燃烧汽油、炸毁桥梁),阻住了其前进的道路;左路布兰登堡第7集团军所辖的4个师均渡过奥尔河,其中第5伞兵师突至12英里处的维尔茨,在南侧为中路部队建起了一道壁垒,小有进展。至12月20日,德军的进攻部队已形成一支宽约100公里、纵深30~5公里的突出部,并继续向前推进。

直到17日早上,盟军主要司令官们才承认德军全面进攻已经开始,艾森豪威尔急调第82和第101空降师火速赶往巴斯托克一圣维特一线进行增援,阻止德军西进。加文将军指挥的美第82空降师被派往圣维特防线,而麦考利夫将军指挥的美101伞兵师则驰援巴斯托克。19日,艾森豪威尔在凡尔登召开高级将领会议,商讨对策。会议决定采取南攻北守的方针。具体部署是:巴顿的美第3集团军北上攻击德军的突出部;德弗斯的美第6集团军向北靠拢保护巴顿的右翼;霍奇斯的美第1集团军必须顶住从北面和南面突入阿登地区的德军,扼住西去的咽喉要道,坚守阵地,并准备由北向南反攻,与巴顿的美第3集团军合围德军。

巴顿指挥的美军第3集团军从12月22日起进行反攻。其第12军击退了德军的进攻,并迫使德军第7集团军的第80军转入守势。第3军指挥所属第26、第80步兵师和第4装甲师,积极地执行巴顿发出的“迅猛前进”的命令,全力以赴地解救巴斯托克之围。从整个战役来看,德军如果攻占了巴斯托克,守住南翼,并及时向突破地区增调能征善战的部队,那么仍有可能利用第5集团军各装甲师所达到的有利态势继续发展。一旦德军到达了马斯河,就仍有可能使落后的德军第6装甲集团军等调头北上,重新运动起来,构成战役的新突破,增大对盟军的压力和威胁。美军第3军在雪地里奋力北进,24日开始向包围巴斯托克的德军外围阵地实施进攻。巴斯托克附近地区的地形易守难攻,德军第5伞兵师、第26师进行着顽强抵抗,夺取每一个村庄,每一片树林。25日,美军发现纳夫夏至巴斯托克公路方向上的德军抵抗较

弱,于是,集中第4装甲师在西南至东北轴线方向实施突击,26日下午,第4装甲师所剩无几的谢尔曼式坦克终于突破了德军在巴斯托克南部的防线,与坚守部队胜利会合。电影《巴顿将军》中,巴顿指挥部队在白雪茫茫的山陵起伏的道路上前进,并昼夜与敌在丛林与房屋地区激战,就是反映这一史实。

德第5装甲集团军之第47装甲军所属的第2装甲师和装甲教导师绕过巴斯托克,向北面的美军第1集团军进攻。塞勒斯是德军推进的顶点,距马斯河只有5英里。于是中部战线形成了一个凸出部(阿登战役因此又称为凸出部战役或凸角之战)。这时,天气已经好转,美军立即出动大批飞机对德军装甲部队进行猛烈轰炸,使其无法在白天活动,陷入困境。12月25日,德军第2装甲师与美第1集团军之第7军第2装甲师爆发激战,到该天结束,德军第2装甲师阵亡2500人,1050人被俘,损失81辆坦克(原有88辆)。此役美军第2装甲师获得了“活动地狱”的称号。26日,德军遂开始后退。德军在巴斯托克的失败使德军装甲师腹背受敌,补给困难,陷入无力发展的被围境地。至12月25日,德军集团突破了战线,并向纵深推进90多公里。其先头坦克部队已抵迪南地域,距马斯河只有4公里。美、英军指挥部为加强阿登地区的军队采取了坚决措施,从战场其它地段向这里调来了若干个师。

至12月底,德军向马斯河的进攻已被阻止,但法西斯德军指挥部并没有放弃自己的计划。1944年12月31日夜,德军开始在阿尔萨斯的斯特拉斯堡地域进攻美军第7集团军。1945年1月1日德军出动1000多架飞机,对法国、比利时和荷兰境内的机场进行了突然袭击,炸毁盟军飞机260架。法西斯德军航空兵损失飞机约300架。但盟军的情况仍很严重,德军地面部队突破了马奇诺防线,向阿尔萨斯北部发起了进攻。1月3日,盟军转入反攻,巴顿的第3集团军由巴斯托克向东北出击,霍奇斯的第1集团军由北向东南出击。德军也在这一天对阿尔萨斯发动了最猛烈的攻势,从而展开了阿登战役中最激烈的战斗。双方血战了5天,最终德军仍未能拿下这个城市。

1945年1月6日丘吉尔向斯大林求援。苏军当时正在准备新的战略进攻,尚未就绪。但为履行同盟国义务,苏军比原定日期提前8天于1月12日实施了维斯瓦河一奥得河战役。由于苏军的进攻,希特勒指挥部被迫减少西线的积极行动,并把兵力从西线调往东线。1945年1月下半月至2月初,已调往苏德战场13个战斗力最强的师,其中包括6个坦克师和摩托化师,800辆坦克和强击火炮以及其它技术兵器(这段历史一直被西方国家所回避,丘吉尔于1945年1月6日给斯大林的信和斯大林于次日给丘吉尔的回信都证明了此事,这两封信至今仍然保留)。

1月8日,希特勒终于下令德军撤退。1月12日,苏军在东线提前发动进攻配合作战,希特勒不得不从西线抽调兵力到东线作战。盟军迅速乘机推进。1月16日,霍奇斯的美第1集团军和巴顿的美第3集团军胜利会师,到1月28日,在英美军的追击下全部撤回到阿登的出发阵地。

从战术上来看,德军在阿登地区的反攻是其最后一次大规模的成功突破,达成了整个战役行动的突然性。具体的战斗行动中,也收到了一定效果。如“特种突击队”的成功使用。但从战略上来看,希特勒为实现其狂妄的野心,使用了西线上主要的装甲师和其它机动兵力,并使它们受到了很大的损耗,极大地破坏了德军在西线作进一步抵抗的机会。事实上,德军在阿登地区的反攻是希特勒把“进攻是最好的防御”这一军事信条推向了极端,变成了实际上的“最坏的防御”。

德国在阿登地域进攻的失败,意味着希特勒德国领导集团妄想在西欧取得决定性军事胜利的冒险企图遭到破产,意味着他们迫使美、英政府拒绝同苏联就彻底打败法西斯德国进行军事政治合作的计谋完全落空。阿登战役是西线作战进程的顶点。德军的大量兵力兵器被迫调往苏德战场,他们在阿登地域遭受损失以及缺少预备队(从1945年1月起至战争结束时预备队都调去补充同苏军作战的军队)——所有这一切大大削弱了西线的德军,而促进了盟军在以后各次实质上是追击退却之敌的进攻战役中获胜。此次作战,德军伤亡81834人,损失战车324辆、飞机320架。盟军伤亡76890人(包括1万人死亡,4。7万人受伤,2。3万人失踪),损失战车733辆、飞机592架。德军损失虽与盟军相当,但是盟军能轻易地补充他们的损失,而德军不能,而且德军已投入了他们最后的精锐部队,此后,德军在西线再也无力阻挡盟军的进攻了。战役结束后仅4个月,希特勒企图建立的“千年帝国”便烟消云散了。

分享到:
相关推荐